躺在病床上的梁國慶開始後悔來普安投資
公司唯一的通道常被當地百姓堵塞

因不滿足百姓的要求公司圍牆被推倒
翁靜發的信息“縣小了,材料要交州才有用”
  9月25日,貴州省普安縣城開發管理委員會主任翁靜帶著一伙人,衝進該縣招商引資來的宏彬實業有限公司,將該公司負責人之一梁國慶打傷。儘管縣裡對動手打人者予以解聘,對翁靜負領導責任通報批評,但對這一處理決定梁國慶感覺越來越恐懼。
  【外商企業厄運連連】
  梁國慶,湖南婁底人,三年前他與伙計們被風風光光地邀到貴州投資興辦礦產機械設備企業----宏彬實業有限公司。當時,貴州省黔西南州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付國漢,副州長湯向前還出席儀式。就在股東們投入全部家當之後,公司的麻煩就接踵而至。
  在公司推山填坑、平整土地建廠房一年多後,當地百姓開始鬧事,先用鏟車推倒公司圍牆,再用大卡車裝來大量泥土倒入公司內部。有時村民還賴在公司不走,揚言要砸廠房併在廠區吃住。股東們也記不清楚當地村民推圍牆、開車倒土以及堵路的次數,每次報案都是毫無結果。
  9月25日上午,梁國慶駕車外出辦事,發現公司唯一的通道又被當地村民用車堵住了。此次堵路的是當地村民徐德洪,後在眾人的勸說下,徐德洪才將車開走讓梁國慶通過。
  但在下午五點多,徐德洪與村民又怒氣衝衝地闖入公司鬧事。梁國慶耐心地解釋自己公司的土地是通過掛牌出讓向政府買來的,規劃、國土等各種證件在2012年3月就已經辦好。但徐德洪不管這些,公司不答應他的條件他就在那裡繼續堵門堵路,並揚言次日他們還要堵門堵路,堆堵的東西不准任何人去動,否則對誰不客氣。
  在雙方爭執不下時,梁國慶只好打電話向盤水鎮鎮長侯文娟求助,由於侯文娟沒有接聽,他只好撥打普安縣城開發管委會主任翁靜的電話。電話接通後,梁國慶讓徐德洪有什麼要求可以對管委會領導說,誰知徐接過電話後對翁靜破口大罵,罵完後就匆匆離開公司。
  【領導現場指揮打人】
  因有人在電話中罵了翁靜,怒不可遏的他帶領一伙人衝進宏彬實業有限公司。
  當時,正值晚飯時分,宏彬公司員工正在吃飯,突然從外面衝進七八個彪形大漢,其中一個大聲喝問“誰是老闆?”梁國慶聞聲從餐廳出來,還沒有回答完畢,幾個人揮舞的拳頭如雨點般朝梁頭部、面部、身上砸來。
  恐慌之中,梁國慶看見了站在不遠處的翁靜,他像看到救星一樣向翁靜那邊靠近。但施暴的幾個繼續圍毆梁國慶,三拳兩腳將梁打倒在地。眼見又有人拿著木棒撲過來時,驚恐萬狀的梁國慶掙扎著爬到翁靜面前求救。望著膽戰心驚的梁國慶,翁靜惡狠狠地問道:“你為什麼罵我?”
  面對周圍那些虎視眈眈的眼睛,梁國慶一邊向翁靜求饒,一邊向他解釋,保證自己絕對沒有也不敢罵領導。聽說罵自己的是徐德洪,翁靜命令梁去找他來當面對質。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梁國慶忍著渾身的疼痛走出公司去尋找徐德洪。找了一陣子沒找到,他只好回到翁靜身邊,賭咒發誓表白自己沒有罵人。
  梁國慶的表現讓翁靜得到了一點點滿足,他對身邊人說:“打電話給胡支書(普天社區書記胡艷),把徐德洪叫過來當面對質,是誰罵我就搞死誰!”見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翁靜大聲說:“我沒得點手段,就不會來管這些事!”說罷帶領那一伙人揚長而去。
  【匪夷所思的處理結果】
  看著他們已經走遠,員工們將梁國慶攙扶到醫院檢查治療。在醫院出來後,梁國慶來到派出所去報案,得知帶隊打人的是翁靜,幹警建議他去找政府或紀委反映。“翁靜以前是政府辦主任,又擔過縣長的助理,派出所惹不起他,所以讓我去找紀委,我明白派出所的難處。”梁國慶在接受當代商報記者採訪時說。
  次日,梁國慶來到紀委,紀委的人告訴他,別說是黨員幹部,就是普通群眾也不能打人,但紀委處理人需要證據,並讓梁去派出所錄個問話筆錄。從紀委出來後,梁國慶帶著事先寫好的“狀紙”來到縣長高振敏的辦公室,秘書問明情況後說縣長已經出去開會,但可以把東西留下代為轉交。
  當天晚上,正在醫院輸液的梁國慶接到公司另一老闆轉發過來的翁靜發的短信:“縣小了,材料要交州才有用。”
  9月26日,梁國慶按照紀委的吩咐到派出所做筆錄。幾個小時後,該問的該說的都弄完了,但電腦出了故障無法打印,民警讓梁國慶改天再來簽字。翁靜發的信息和派出所電腦故障的巧合,讓梁國慶陷入絕望之中,在普安縣舉目無親的他擔心再遭黑手,嚇得趕緊逃回湖南老家。
  回到湖南後,梁國慶在朋友的建議下向鳳凰論壇。有料天天報、天涯論壇等知名網站發帖投訴,將翁靜指揮打人一事公諸於眾。由於事件奇特加上問題之嚴重,鳳凰周刊主任記者、免費午餐起發人鄧飛,湖南省紀委預防腐敗室副主任陸群(御史在途)等知名微博紛紛轉發。
  10月8日,普安縣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彭剛善在接受當代商報記者採訪時說,梁國慶被打後,該縣領導非常重視,由紀委、組織部、公安局成立了調查組。經初步調查,動手打人的叫譚慶喜,系管委會工作人員,現已解聘。翁靜當時確實在場,雖沒有動手打人,但未及時制止,且對下屬管理不嚴,全縣通報批評,並責令其向縣委、縣政府寫出深刻檢查。
  【招來外商打成“內傷”】
  對於這一處理結果,在梁國慶的心底似乎有些安慰。但到了10月9日,翁靜受處分的消息剛傳出不久,就有人開著大卡車又將大量的泥土堆入公司。這不得不讓股東們懷疑,指使村民亂來的就是翁靜。
  記者在宏彬實業有限公司採訪時發現,公司的圍牆被推倒了幾段,廠房前到處堆積著當地人運來的泥土、園區內用空心磚圍出一塊塊“地盤”。連修建的護坡上都被人霸占開店鋪,通往裡面唯一一條出入路一直被堵著無法開通。路被堵了,購買的設備運不進去,車間的安裝工作無法進行。“三堵”(堵門、堵路、堵工)之害讓公司建設寸步難行。
  據記者瞭解,自2013年以來,堵門、拆圍牆、鬧事等惡性事件不斷發生,公司報警、找社區領導、找縣領導等等什麼辦法都想了,可是一切都無濟於事。
  “真的後悔選擇到普安縣來投資!當初為了讓我們進來,他們承諾給優惠的政策,給優美的環境,給優質的服務,誰知道把我們引進來後,他們就關起門來打狗,想怎麼整我們就怎麼整。”面對眼前的事實,梁國慶的臉上堆滿了懊惱與後悔。
  目前遭遇的困局,公司的股東們一籌莫展,他們迫切期望當地政府能夠從全縣招商引資的大局出發,對那些無理取鬧破壞企業經營的人採取必要措施。因為那些泥土堵住的不僅僅是宏彬公司的廠區與大門,它同樣堵住了普安縣招商引資的大門,堵住了廣大投資者前來投資的信心。記者在聯繫翁靜採訪時,他表示“具體情況找縣委宣傳部”,其他不願多談!
  【記者手記:這些無賴唯有法律製裁】
  一個縣級幹部如此目無黨紀國法,濫用公權,帶隊、指揮下屬打人,這與當前開展的“黨的群眾路線性教育活動”格格不入 ,普安縣委、縣政府這種曖昧的處理措施是對不正之風、另類腐敗的姑息與縱容。
  公司的股東們滿懷信心從湖南省來到貴州省普安縣,他們的本意絕不是為了買一塊地來做善事,一塊一塊割給別人;更不會為圖嘴巴痛快,特意跑到普安去罵“現管領導”翁靜,然後招一頓毒打。當初,他們遠離故土與親人,是相信普安縣的招商引資政策,是想為普安的經濟發展拋磚引玉。然而,沒有想到,僅僅在一年多之後,他們就從當年的座上賓淪落成今天被宰割的對象。
  普安縣的投資環境怎麼樣?或許宏彬實業有限公司的遭遇在普安只是冰山一角。這是一個道德淪陷、法制缺失、天高皇帝遠的“屠宰場”,公司通過招牌掛得來的土地,別人想要就要,不給就鬧事;依法依規建成的廠房、圍牆,別人想拆就拆、想占就占,殘酷的現實令人對當地的投資環境不寒而慄。
  記者認為,要解決宏彬公司的問題其實並不難,難就難在這些投資人都是外地人,難就難在他們得罪了現管領導翁靜。有人在電話中罵了翁靜,他就帶著一伙人過去對宏彬公司負責人大打出手。如果普安縣委、縣政府平時對黨員幹部要求嚴格一點,翁靜會這樣嗎?翁靜敢這樣嗎?
  宏彬公司如何才能夠從這場人禍中走出來呢?解鈴還需系鈴人,相信普安縣委、縣政府有能力將宏彬公司招進去,就一定有能力為其保駕護航。在當前的形勢下,那麼多老虎都被打下來了,幾隻妨礙經濟和社會發展的“跳蚤”算得了什麼?只要當地政府動用法律的“打狗棍”,利用法律製裁,這些無賴就一定會在法律的威嚴下低頭。(記者 李根 文/圖) 來源:當代商報
創作者介紹

柚木傢俱店

sb70sbuh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