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升遷無望到清理在任 中央地方聯合打響治“裸”攻堅戰
  人民網記者 盛卉 劉早(實習)
  據媒體報道,今年3月,南方某市官員調整,多名擔任正職的處級幹部被撤職,原因只有一個:他們是“裸官”。內部人士透露,官方給他們兩種選擇,要麼退休,要麼把家人遷回國內。
  “這隻是國內近年來整治‘裸官’的一個縮影”,國家行政學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教授在接受人民網記者採訪時表示,南方省市針對“裸官”所出台的政策符合中央防腐反腐總方針,也與王岐山去年年初提出的加強對“裸官”管理監督的要求相契合,中央和地方聯手整治“裸官”也是當前中國發展形勢的需要。
  隨著反腐敗工作的不斷深入開展,防腐反腐的韁繩已經開始勒到“裸官”的身上,從中央限制“裸官”提拔,到地方撤換盤踞在一把手位置的“裸官”,一場聯合整治裸官的戰役已悄然打響。
  “裸官”數量多、範圍廣、潛在威脅大,治理勢在必行
  所謂“裸官”,是指配偶和子女非因工作需要均在國(境)外定居或加入外國國籍,或取得國(境)外永久居留權的公職人員。“裸官”並非一定為“貪官”,但隨著“裸官”外逃案例的增多,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便逐漸將治理“裸官”的問題擺在了防腐反腐工作的重要位置。
  據《檢察日報》報道,近些年來,我國外逃官員數量約為4000人,其中“裸官”占據了相當比例。從上世紀90年代的福建省廈門市原副市長藍甫,到2007年“落馬”的陝西省政協原副主席龐家鈺、再到新近被曝光的鐵道部原副總工程師兼運輸局局長張曙光等,無不是先“裸”而後逃。
  20年來中國出逃官員最高級別至省部級,案件多發區集中在與經濟相關的政府部門、國企和金融機構。出逃官員,尤其是高官的最終落腳點多為發達國家,出逃前多有籌劃,部分官員已經“裸官”,出逃前妻兒甚至親戚都已定居國外。
  但值得註意的是,近年來外逃官員的級別有從高向低的趨勢,從2010年至今,公開報道的出逃海外的政府官員有5人,只有一名副廳級幹部。同時,一些“冷衙門”的官員也開始外逃,如2010年出逃的廣州花都區畜牧獸醫局原局長劉榮福。這不光反映出“裸官”存在的普遍性,也揭示了“裸官”所覆蓋的官員範圍在不斷擴大。
  竹立家教授認為,“裸官”作為國家的公職人員,把握著重要的公共權力,他們存在於黨的幹部隊伍之中,勢必對國家利益、國家安全造成嚴重威脅。因此,面對“裸官”數量多、範圍廣、潛在威脅大的嚴峻現狀,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對於“裸官”的治理勢在必行。
  中央不斷加強對於“裸官”制度性約束 裸官升遷無望
  目前,中央正在不斷加強對於各級“裸官”的制度性約束,最新的管治措施已經達到了“裸官”禁用的嚴厲級別:今年1月,中共中央印發《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明確規定,對配偶已移居國(境)外,或者沒有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國(境)外的,不得列入考察對象。這意味著,一旦被確認為“裸官”,仕途基本無望。
  此外,2月26日,中央第八巡視組向廣東省反饋巡視情況時,組長張文岳便指出,廣東省領導幹部“裸官”問題突出,需充分認識省和省以下各級領導幹部中這一問題的嚴重性,嚴格按照中央有關文件精神處理“裸官”問題。而在接下來的兩會期間,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3月5日便對這一問題明確表態,表示廣東在反腐的立場上態度明確,有腐有貪必打,絕不手軟。針對中央巡視組巡視發現的裸官問題,待核查清楚,一定嚴肅處理。
  “中央和地方相結合已經成為我國整治‘裸官’的普遍方式”,竹立家教授表示,中央和地方只有在這一問題上高度統一,幹部隊伍中的“裸官”現象才能被有效遏制。
  事實上,中央對於“裸官”的治理由來已久。2008年6月,新華社經授權發佈《建立健全懲治和預防腐敗體系2008-2012年工作規劃》,中國展開了第一個“五年反腐規劃”,而從這開始,中央便一直將治理“裸官”看作是防腐反腐工作的重點。
  2010年2月22日,監察部網站發佈《國家預防腐敗局2010年工作要點》,監管“裸官”首次作為預防腐敗工作的重點被提出。2010年4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審議了關於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和關於對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國(境)外的國家工作人員加強管理的暫行規定。2011年3月5日,中紀委表示,將從當年開始對“裸官”進行登記管理。去年2月25日,在十八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所作的工作報告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王岐山便表示要加強對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國(境)外的國家工作人員的管理和監督。認真執行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制度,並開展抽查核實工作。
  “裸官”呈現扎堆聚集現象,各地政策頻出
  就地方而言,據統計,國內“裸官”多扎堆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經濟發達地區以及華僑眾多的江浙、福建及廣東沿海城市。這些地方也成為了治理“裸官”的重點區域,自中央將“裸官”納入防腐反腐工作中後,各地市在中央精神的引導下,也相繼出台了眾多監督管控“裸官”的政策。
  早在2009年11月,深圳市政府便出台了《關於加強黨政正職監督的暫行規定》,提出“裸官”不得擔任黨政部門正職。2010年7月,深圳市更是公佈了《關於深入貫徹落實加強黨政正職監督暫行規定的若干實施意見》,強調要加強對“裸官”的管理,防止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受侵犯的情況發生。
  深圳市對於“裸官”的管控很快擴展到了全國其他省市地區。2012年4月,湖南省湘潭市紀委、市監察局去年也出台了《湘潭市國家工作人員從業限制和利益迴避暫行規定(試行)》。針對“裸官”,該規定明確:“凡配偶和子女非因工作需要均在國(境)外定居或者加入外國國籍或者取得國(境)外永久居留權的國家工作人員不得擔任黨政正職和重要部門的班子成員。”此後,廣東省珠海、汕頭兩市也先後在2013年7月和8月出台了類似的政策規定。
  此外,個別地區還出台了更加嚴厲的管治政策,例如,2013年3月,寧波市公佈的“後備幹部公選征求意見”便明確提出,“有國(境)外永久居留權、長期居留許可或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國(境)外的”,不受理報考。
  竹立家教授提出,從之前深圳、汕頭等市關於“裸官”不能擔任正職、要職的規定,到上個月南方地市採取的撤銷正職幹部的措施,現階段我國對於“裸官”的政策愈加嚴厲,但其整治力度仍需加強,對於“裸官”的整治一定要做到“穩、準、狠”,不得使其有半點喘息之機。
  盤點:近三年媒體公開揭露的“裸官”
  羅蔭國(2011年):
  羅蔭國從1998年至2011年在擔任茂名市委秘書長、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在幹部提拔、工程建設、資金和土地使用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巨額賄賂;違反領導幹部廉潔自律規定收受禮金等。羅蔭國於2011年2月11日被省檢察院立案偵查並刑事拘留。
  據新華社報道,羅蔭國案發前,子女就分別加入了澳門籍和澳大利亞籍,併在境外置業。羅蔭國本人持有多個假身份證,用於出入國境。
  張曙光(2011年):
  原鐵道部運輸局局長張曙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
  據《北京晚報》報道,張曙光被停職審查後,有舉報者揭露張曙光髮妻在美國洛杉磯有占地近3000平方米的別墅,在海外存有巨款,還爆出投資銀行摩根大通因雇佣張曙光之女而遭到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展開的受賄調查。
  歐林高(2012年):
  歐林高在擔任東莞市清溪鎮黨委書記、市委副秘書長、長安鎮黨委書記和東莞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期間,涉嫌利用職權在土地轉讓、工程建設、人事安排、房地產開發等領域進行權錢交易,受賄財物摺合人民幣2905萬元、港幣3722萬元,以及價值人民幣220萬元的別墅一棟。
  據《羊城晚報》報道,1992年,歐林高通過關係拿到指標,讓妻子方某移居香港。兩年後,又將大女兒送到香港讀書。此後,歐林高分別於1993年和1997年,與妻子在香港生育了一兒一女,併在香港購置房產,常年在境外生活。
  吳湛輝(2013年):
  廣東東莞市委原副秘書長吳湛輝被控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由廣州中院在番禺沙灣法庭審理。指控顯示,吳湛輝涉嫌受賄人民幣4970萬元,另有高達港幣9200萬元、人民幣3000萬元的巨額財產,不能說明來源。
  據《羊城晚報》報道,吳湛輝被提拔時被舉報是裸官。指控顯示,2006年4月,吳湛輝通過地下錢莊轉賬1600萬元港幣,購買位於香港羅便臣道9號薈萃苑10樓B座及其4樓2號車位。2011年6月,吳湛輝再次通過他人的地下錢莊轉賬7600萬元港幣,購買位於香港黃麻角道88號富豪海灣B25棟屋及其兩個停車場。2007年上半年,吳湛輝出借人民幣3000萬元給賴洪中用於資金周轉,後來收回。
(編輯:SN064)
創作者介紹

柚木傢俱店

sb70sbuh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